美伊对决,这次没有奇迹

  记者寒冰报道 24年前,同样处于敌对状态的美国和伊朗,赛前伊朗球员尚有赠送鲜花的善意;24年后再次对垒,两队都只有必胜的选择,没有退路可言。这是一场事关两队“生死”的决战,正如奎罗斯赛前所言,这甚至是他自己毕生最重要的比赛。但与24年前相反,这次背负太多场外压力的伊朗人没有再次在足球场上实现“小国伐大国”的奇迹,0比1输掉比赛后,成为第2支离开世界杯的亚洲球队。

  赛前美国与伊朗双方,足球以外的话题争议,将比赛导向了比24年前更复杂,也更决绝的境地。在这届足球以外话题随时刷屏的世界杯,本场对决有了更多的政治色彩,让场外争议甚至超越了场内胜负本身,并最终又以场内的胜负将争议推上了新的巅峰。

  美国队主帅贝尔哈特排出了迄今世界杯最年轻的首发阵容(24岁零321天),奎罗斯则让首战被撞伤鼻梁的主力门将贝兰万德复出,只为竭尽所能赢下“毕生之战”。

  然而,时过境迁。相隔24年,美伊两队的实力的对比有了根本变化。24年前的美国队首发11人中,仅有后卫雷吉斯、中场雷纳2人当时效力于欧洲联赛。而在卡塔尔,美国队首发11人全部在欧洲踢球,实力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当年伊朗队巴盖里、阿里·代伊和阿齐兹在德国踢球,球星实力不输美国。而如今,伊朗队首发11人虽然有多达8人效力海外,包括在德甲劲旅勒沃库森的阿兹蒙,以及锋线主力塔雷米(波尔图),但美国队有多达5人效力英超,2人效力意甲,西甲和法甲各1人,遍布切尔西、阿森纳、尤文图斯和米兰等豪门,纸面实力已与伊朗不在一个维度。

  基于实力的差距,再加上伊朗球员超负荷的心理压力,奎罗斯还是未能在自己第13场世界杯比赛中取得最重要的胜利。美国队始终占据着主动,德斯特和小维阿给伊朗防线边路施加了太大的压力,上半场的持续高压终于在第38分钟实现突破:效力尤文的麦肯尼中场45度吊球,前插的德斯特头球传中,切尔西中场普利西奇包抄破门,3位欧洲顶级豪门球员的配合,轻松撕破伊朗队半数球员在本土效力的防线。

  上半场伊朗队零射正,这是1966年有数据记录以来美国队在世界杯首次半场让对手零射正,可见两队实战表现的差距之大。

  雪上加霜的是,伊朗主力边卫穆罕默德因为半场前防守美国反击,受伤退赛。虽然美国队半场也损失了受伤的头号球星普利西奇,但替补上场的阿伦森同样是今年在英超利兹有过出色表现的实力派。两相对比,伊朗实力受损更加明显。

  下半场,伊朗人攻势虽起,但依旧没有制造出足够的威胁。为数不多的两次争议:第82分钟替补出场的美国后卫摩尔疑似禁区内手球,补时第8分钟塔雷米在美国后卫手部动作影响下禁区内倒地——最后都成了伊朗人像裁判讨要点球无果的一厢情愿。最终,奎罗斯的球队,只能带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无奈接受失败的结局。

  终场哨响后,拼尽全力高度紧张的两队球员都瘫倒在地。美国队继1994年后第4次进入世界杯16强,同时也是史上首次击败死敌伊朗队。而最近两个月始终处于国内外各种舆论压力的伊朗队,最终也没能复制24年前的奇迹。

  随着美伊之战平淡收场,世界杯A、B两组小组赛全部结束。A组荷兰队延续从不放水的传统,2比0送给东道主卡塔尔3连败,并拿到小组第1。厄瓜多尔与塞内加尔的小组第2之争,决心和状态更占优的非洲劲旅笑到最后。在B组因为美国队上半场就领先伊朗,英格兰队也拿出了真功夫,下半场连入3球,3比0完胜威尔士。1/8决赛,AB两组的前两名将交替捉对厮杀。

  范加尔的荷兰队依旧不温不火,“执着地”进入了夺冠第一热门巴西(大概率)所在的上半区。而英格兰队以小组第一身份进入法国队(大概率)所在半区。随着之后3天其他小组的第三轮的进行,16强以及各自的淘汰赛之路都将清晰起来。世界杯,也将迎来真正的小高潮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权利保护声明页/Notice to Right Holders
我要反馈